教授讲座:翻译及其“敌人”,兼谈诗歌的平等任务
发布时间: 2015-06-15 10:15:41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 次

        目:翻译及其敌人,兼谈诗歌的平等任务
    人:芬雷
    人:向天渊 教授
        间:2015618日(星期四)下午1500
        点:新诗所报告厅(荟文楼9楼)


主讲人简介:
        芬雷,男,1983年生,青年学术团体泼先生(PULSASIR)发起人之一,泼先生奖发起人,记述电影联合发起人之一。
 

关于泼先生(PULSASIR):

        泼先生成立于2007年,是一个青年学术团体,致力于歧异情境之中的写作实践、学术思考和艺术行动。
        2010年,设立泼先生奖,专注于探索性质的写作实践。
        2011年,涉足独立出版,倡导预订模式,已出版包括《康德同萨德》(拉康著,李新雨译)、《恐怖主义的幽灵》(白轻编译)、《亵渎》(吉奥乔·阿甘本著,王立秋译)在内的图书20余种。
        2012年,发起互助计划,挖掘艺术行动在当下的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2013年,推出诗歌对照计划,促进以诗歌为载体的语种间对话。
        2014年,启动影像新写作工作坊,探究影像写作于中国的现实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2015年,与各种未来副本制作等机构联合创建亚洲零年,重识亚洲的潜能与事件。
        最近,泼先生成员与《新美术》杂志合作,深度参与编辑、翻译、撰稿,推出写作诸历史专题(2015年第2期,执行编辑:芬雷)。

 

内容简介:
        翻译,正如布朗肖指出的,在某些文化地带,长久以来一直作为一种致命的要求而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什么可译,什么不可译?哪些译得好,哪些译得糟?这些基于语言的诗意经济,持续地往同一性银行的金库里运送储备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上帝不死——也许真的没死——祂的任务将不再是摧毁巴别塔,而是摧毁巴别塔,而是摧毁语言同一性银行的翻译储备,让翻译的市场无效,让语言的信用透支,让沟通重新回到咿咿呀呀和张牙舞爪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颇为反讽的是,翻译正是从上帝之于巴别塔的摧毁事业中诞生的。我们就活在如此的语言的反讽之中。
        基于语言的翻译在先,诗歌的任务,乃是重复性地回到这一反讽的现场,通过语言的碎裂、中断、搁置、废除、虚拟、逸出等实践而工作。并且,这一工作属于任何一个人。